2015年4月22日

向左走,向右走


那天很冷,雖然肚子不餓,也得找點東西吃。從溫哥華社區學院往右走,走過傳說中的《市中心東端》,在快餐店買了一個漢堡包,一杯咖啡,花費不到三塊錢。還未把東西放進口中,一位小女孩走到我的面前。說小女孩,是因為我的辨識能力很差,說不出她的年齡,也說不出她的族裔。她很有禮貌的用英語說:先生,我已三天沒吃東西了, 可否給我買個包?曾聽朋友說,這會很麻煩。做了一次,明天、後天、沒完沒了。猶豫了片刻,保安員已來到。。。

今天約了盈盈吃飯。向左走,同樣是十分鐘,看到的,儘是溫哥華繁華的一面。紳士女士們最愛的名店、購物商場、五星級酒店、高級西餐廳。。。

子彈升降機把我帶五百多呎高的旋轉餐廳。盈盈還未到,要了一杯咖啡,欣賞窗外的景色。擦了一下眼睛,市中心東端,那天光顧的快餐店。。。就在不遠的地方。霎時間,我迷失了方向。那小女孩要的,只不過是兩塊錢的漢堡包。剛才在名店看到的包包,足夠小女孩吃十年的漢堡包。這個世界太奇妙了!

我被窗外的景色迷住了,沒察覺盈盈已來到。更令我尷尬的是,沒有如往常那樣,站起來給盈盈一個擁抱-西方人的禮儀嗎!

盈盈問:發生了什麼事? 是不是工作出了問題? 我把那天小女孩的故事,告訴盈盈。

瑩瑩嘆了口氣:唉! 事情總有兩面的。有沒有想過,我這個包包,養活了多少人? 有人買是五千元。沒有人買,一分錢也不值。幫不了那小女孩,從事這生意的人也要丟飯碗。

那麼,你有沒有給她買個漢堡包?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