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4月4日

網絡世代


同一屋簷下,住了兩個女生。表姐在溫哥華長大,在大學主修心理學。表妹在香港長大,兩年前來到溫哥華,是國際學生,剛剛收到大學的取錄通知書。

兩個小女孩,本是天各一方,來自不同家庭,生活習慣也不一樣,但有一個共同點:不看電視,也不看報紙。

她們的知識並不貧乏。天文地理,國際大事,娛樂新聞,無所不知。手提電腦,智能電話,是她們連接世界的工具。

有報道說,實體報紙在十年內消失。剎那間,我有點不安。十多年來,興之所至,也會在《無心的約會》這個框框,跟讀者分享一下生活悲喜,賺一點稿費。要是沒有報紙,就連這點兒零錢也沒有了。

網絡世代改變了這個世界。不單影響了報紙和電視,改變了職場文化,改變了購物和娛樂的習慣,也改變了大學的學習環境。對於我這輩「六十後」的,確實有點不知所措。

為了迎合網絡世代的需要,我工作的《亞洲圖書館》,也在進行裝修工程。按照計劃, 三十多萬册的藏書,有一半以上,會送到儲存庫。騰出來的地方,會改建為《學習空間 — Learning Commons》,供學生使用。

急不及待跟玲玲分享這喜訊,她卻戲弄我:好了,你可提早退休了!

藏書少了一半,借書、還書、處理書籍的工作,是減少了。但新的學習空間,是一個高科技的環境,需要高技術的圖書館員。

時代的巨輪不停運轉,圖書館不再是儲藏書籍的地方。圖書館員,也要與時並進,不斷增值,去迎接未來的挑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