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2月17日

守書人夜記

這個晚上不太冷,但下著濛濛細雨,從二埠到列治民,有一點兒淒涼的感覺。踏進家門,愛妻已急不及待送上熱湯和熱飯。女兒也在身邊噓寒問暖。平時說話多多的我,還是默不作聲。

晚上八時三刻。守書人如常進行圖書館的關門程序。保安員到處巡視。晚上九時正,所有學生都離開了,除了那一位。。。。

她激動起來,哭哭啼啼地說:午夜前不把功課完成,會被扣十五分,無法畢業。接著說:她是一個單親母親,有一名六歲大的兒子。。。。懇求我們多給她半句鐘,好讓她完成功課。

在私人機構混了廿多年,打政府工還是頭一次,還不到三個月。學院的指引,圖書館必須在晚上九時關門。同事們都很努力為她找方法,可是她情緒極為激動,什麼也聽不進。當保安員關上大門,目送她哭著離去,我不禁眼泛淚光。

回家途中,我不斷的問自己:我很冷血?指引僵化?我如何做得更好?多給她半句鐘,她或可完成功課。但按指引,基於安全理由,至少要兩人當值。我多待半句鐘,同事也得留下來。縱使我不管它什麼指引,獨個兒留下來,同事會否先走?若她因此而飯碗不保,我又如何面對?她家中也有孩子和丈夫的。

短短的數分鐘,要考慮的事情著實很多。高談闊論,說什麼指引是一張紙,人是活的,談何容易。不跟指引辦事,或許可以「做得更好」。但處理不好,會是一個無法無天的局面。沒有人會見死不救的。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